决胜网2019年度5G教育大会,中国联通、中国移动、华为共探5G教育!

儿童性侵熟人作案超七成!频繁遭“毒手”的儿童,性教育如何改善?

原创琦琦琦琦2020-05-27 21:274699

(图源:电影《熔炉》)


决胜网5月27日报道,近年来,接二连三被曝光的猥亵、性侵儿童事件,以疾风骤雨之势,进入公众视野。一份《2019年性侵儿童案例统计及儿童防性侵教育调查报告》显示,2019年全年媒体公开报道的性侵儿童(18岁以下)案例301起,受害人数807人,七成为熟人作案,年龄最小的仅为4岁。


2017年4月27日,年仅26岁的林奕含上吊自杀,她的父母在声明中指出:“奕含这些日子以来的痛苦,纠缠着她的梦魇,让她不能治愈的主因,不是忧郁症,而是发生在八九年前的诱奸。”
对于儿时被猥亵或性侵的人而言,那段痛苦的经历,终其一生都难以从记忆中抹去。


01

隐藏在家庭外衣下的犯罪:

熟人作案超七成


近日,中国少年儿童文化艺术基金会女童保护基金(以下简称“女童保护基金”)和北京众一公益基金会共同发布了《2019年性侵儿童案例统计及儿童防性侵教育调查报告》。据统计,2019年全年媒体公开报道的性侵儿童(18岁以下)案例301起,受害人数807人。


301起案例中共有293起表明了受害人性别,其中女童占比92.83%,男童占比7.17%。从年龄上看,14岁(不包含14岁)以下的173起,占比57.48%;14岁至18岁(不包含18岁)的49起,占比16.28%。其中,年龄最小的为4岁。


从“女童保护基金”近几年来的报告看,熟人作案比例一直居高,最高比例达87.87%。在2019年301起案例中,熟人作案212起,占比70.43%。并且,在301起案例中,有167起是施害人多次作案,占比55.48%,包括对同一受害儿童多次性侵,也包括多次对多名儿童多次性侵。


值得注意的是,在212起熟人作案的案例中,依次为:教师、教职工(含培训老师)占比35.85%;家庭的亲戚朋友作案占比12.74%;邻居(含同村人)占比11.32%;家庭成员(父亲、继父等)作案占比10.38%;网友作案占比9.91%;其他生活接触人员作案占比19.81%。


而这一系列案件的前身,就是因为家庭外衣保护下所发生的儿童猥亵案件。这类事件的犯罪嫌疑人利用熟人身份,更容易接近受害人并取得受害人信任,再加上自身力量及身份地位等优势,使得性侵案件更易发生。


反观现实,许多家长不但自己随意碰触孩子的隐私部位,熟人这样做他们也不介意。这些家长之所以不介意,是觉得无论亲友怎么逗孩子,都是出于喜爱。


如果旁人提醒,也会被视为“其心何其歹毒也”:“他可是亲爹、叔、伯,你想到哪里去了?!亏你想得出来!”但这样的想法后果可能很严重:孩子的隐私意识很差,被性侵了也浑然不觉;孩子往往不敢声张,不敢报警维权。所以,不管是有意识还是无意识地行为,都应该当机立断地制止,甚至要防患于未然。


而除了熟人作案,家庭外衣也成了猥亵女童的遮羞布。考虑到亲情、伦理、生活保障等因素,受害人往往不敢声张,不敢报警维权。2014年的“珠海公交猥亵事件”中,一名男子抱着一名3岁左右的女童,不停亲吻女童的面部和嘴唇,甚至一度让女童站在自己大腿之间并抱紧女童亲吻,女童觉得不舒服略有挣扎。


(图源:网络)


网友对此展开热议,男子的妻子则表示,这是因网友对其丈夫行为不理解而产生误会。经警方多方核查,确定陈先生与视频中的幼女确系父女关系,目前没有证据证明视频中的行为涉及违法。


2017年在南京南站候车厅,出现了让人极度不适的一幕:一男一女和一个20岁左右的男孩,带着一个小姑娘在候车。期间,被小姑娘称为“哥哥”的男孩直接将她抱坐到身上,从其无袖连衣裙中将手伸进去猥亵胸部,旁边疑似父母的男女则视若无睹。


(图源:网络)


02

校园、培训机构是性侵案件重灾区

网络性侵形势严峻


据“女童保护基金”统计,在301起媒体报道的案例中,表明性侵发生场所的有230起。其中发生在校园、培训机构的有80起,占比34.78%;在施害人住所的有51起,占比22.17%;在小区、村庄、校园附近等户外场所的有31起,占比13.48%;在受害人住所的20起,占比8.70%;在公园、广场、公交等公共场合的有19起,占比8.26%;在宾馆的有18起,占比7.83%;在网络上发生的有11起,占比4.78%。


学校、培训中心等儿童密集活动的场所,虽然是儿童的临时监护场所,但也是性侵案高发地。


值得注意的是,随着互联网的普及和发展,未成年人接触网络机会的增多,2019年度曝光的性侵儿童案例中,网友作案21起,包括线上作案和线下作案(网友约见面后实施性侵),占比9.91%。这类案件极具隐蔽性,家长一般也不容易发现,未成年人由于有畏惧心理,即使发觉受到侵害也通常不会主动告诉家长。


并不是“只有农村儿童才有遭遇性侵的危险”。“女童保护基金”统计,2019年媒体报道的301起儿童被性侵案例中,发生在城市的171起,占比56.81%;发生在县城的71起,占比23.59%;发生在农村的41起,占比13.62%;另有18起未表明城乡地域分布。


《报告》指出,城市地区高于农村地区,只是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媒体在这一领域的报道规律,恰恰说明城市地区儿童比农村地区儿童受到更为密集的来自家庭、学校及社会的监护。而农村地区儿童遭遇性侵的案件更不容易被发现,更难进入司法程序。


03

两会声音:

上调法定性同意年龄,

性教育纳入义务教育课程体系


对于性侵事件如何处理等问题,从重处罚一直是网友的呼声。5月18日,最高人民法院发布七起依法严惩侵害未成年人权益典型案例,并表示对侵害儿童权益的案件中罪行严重、情节恶劣者,该重判坚决依法重判,该判处死刑的坚决依法判处死刑,绝不心慈手软,绝不姑息养奸。


(图源:摄图网)


今年两会,多名代表委员就未成年人性保护问题提出建议。首先,全国政协委员、首都医科大学宣武医院神经外科首席专家凌锋建议,第一,建议将儿童防性侵教育纳入义务教育课程体系。很多的事情防不胜防,外面扎篱笆,不如把自己做得更强。第二,建议完善网络儿童色情制品治理,只有营造一个良好的社会环境,才有利于孩子们的心智发展,对他们形成有力的保护作用。


其次,多位两会代表委员提出了提高法定性同意年龄的建议。目前,我国刑法规定性同意年龄为14周岁。全国人大代表、民建安徽省委副主委、安徽省农科院副院长赵皖平介绍,在我国的一些偏远山区,很多家庭认为'家丑不可外扬',不愿意报案,立案数量自然就少,形势还很严峻。赵皖平建议提高法定的性同意年龄,由14周岁提高至18周岁。


全国人大代表、广东国鼎律师事务所主任朱列玉建议,可以分三种情况有区别地划定性同意年龄。对于有些存在监护关系或者教育关系、管理关系的对象之间(比如师生关系),发生关系的性同意年龄应达到18周岁。对于一些一般的性同意年龄应有16周岁,“比如两个人通过网络聊天工具认识的,发生性关系的性同意年龄应满16周岁”。而像青梅足马、两小无猜的情况,比如初中生情侣或是自小一起长大的具有信任关系的孩子之间,两人年龄差别不超过5岁的,性同意年龄为14周岁。


再有,"女童保护基金"建议,应全面建立侵害未成年人案件强制报告制度。实际上,广东、浙江、江苏、山东和湖北的一些省市都制定了侵害未成年人强制报告制度,但实操过程中,有很多强制报告主体不知道自己有报告的义务,比如幼儿老师,"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传统观念。全国人大代表、陕西省律师协会副会长方燕认为,在强制报告制度里,应明确规定报告管辖机关就是公安机关,今后相关的报告主体在发现儿童被性侵的线索之后,应当在第一时间向公安机关报告。


(图源:摄图网)


此外,有提案提出,“有性侵未成年人犯罪记录者,不得从事未成年人相关工作。”全国人大代表、重庆市谢家湾小学校长刘希娅提出,要建立性侵害未成年人犯罪信息资料库并实现全国联网、公开,与未成年人相关的工作岗位不得录用有性侵犯罪记录者。


具体来说,所有与未成年人密切接触的单位或部门,如针对未成年人的各级各类课外培训机构、儿童医疗机构、游乐园等场所,在招聘员工时都必须进入“性侵害未成年人违法犯罪信息库”查询,任何有性侵犯罪记录者一律不能录用;并建立严格的追责制度,未按规定进行查询或查询有相关犯罪记录仍录用的单位,需承担相应责任。


全国政协委员、上海市妇联副主席、上海外国语大学法学院副教授黄绮也建议,对于涉性侵犯罪人员从业限制制度的构建不失为有效的手段之一。在黄绮委员看来,目前虽然刑法和部分行业性法律法规已经为从业限制制度提供了一些法律依据,但仍然存在立法面狭窄、操作性不强、强制性不足、系统性缺失等问题。谁是执行主体、如何获取违法犯罪记录、谁来提供记录查询等具体操作没有作出明确规定。


值得注意的是,“年幼时遭到性侵,18岁后仍可提起诉讼”受到广泛关注。两会期间,正提请审议的民法典草案规定,“遭受过性侵害的未成年人,成年后可通过法律途径主张自己的权利”。


现实中,一些未成年人遭到性侵后,因心智尚未完全成熟或不知如何通过法律寻求保护。成年后再去维权往往超过诉讼时效。因此,总则编草案中规定,未成年人遭受性侵害的损害赔偿请求权的诉讼时效期间,自受害人年满十八周岁之日起计算。


04

对于性教育

回避和漠视不是最好的选择


(图源:摄图网)


猥亵儿童的案件屡屡发生,造成众多家庭心中永远难以愈合的伤痛。反观中国性教育的家庭现状:一方面,儿童遭遇性侵等等事件愈演愈烈,不禁让家长们毛骨悚然。另一方面,很多家长宁愿每天接送孩子,也不愿意给孩子普及相关性知识。于是骗他们:


“妈妈,我是从哪里来的?”


“你是垃圾桶里捡来的。”、”石头缝里蹦出来的”、“床底下翻出来”、“坑里捡来的”、“咯吱窝里掉出来”、“洪水冲来的”.....


有的家长不好意思和孩子谈性,觉得这类话题难以启齿;有的家长本身就把性当做是有伤风化之事,他们担心过早让孩子接受性教育,会把孩子带坏;还有些家长可能总觉得孩子太小,以为孩子大些自然可以无师自通。


在中国,“性”一直是禁忌话题,这也让中国性教育之路走得格外艰难。近年来一直有把性教育纳入中小学课程体系作为中小学生必修课的建议。但是,推进起来十分艰难。造成这一困境的原因之一是,不少家长对性教育话题依旧敏感。2017年,杭州萧山一位妈妈吐槽学校发的《小学生性健康教育读本》,并晒出图片,质疑“尺度太大”,事发后这套有争议的性教育读本被下架。


而令人可喜的是,从去年以来,中国家长对儿童性侵害的关注度和警惕意识都有比较明显的提升。“女童保护基金”统计,在2019年接受问卷调查的家长中,对于儿童遭遇性侵案例,57.03%的人表示听说过。如果孩子遭遇性侵害,51.98%的家长表示能从孩子的言行中识别出来,39.77%的家长不确定,8.25%的家长表示不能。


另外,新一代80、90后家长开始重视对孩子开展防性侵教育。调查显示,94.29%的家长希望对孩子进行专业、系统的防性侵教育,家长们非常关注给孩子讲授的防性侵知识体系是否专业、科学。对孩子学习防性侵知识的途径,家长的意愿依次为:学校教学、家庭教育、专业公益组织讲座、书籍绘本等材料、网络学习、同伴交流等。


从孩童时期开始,正确的性教育至关重要。对于儿童保护而言,家长和学校都必须意识到,小孩子对性犯罪缺乏了解,不具有自我防范意识,因而要给他们做充分的预防教育,比如“背心、裤衩覆盖的地方不能让别人碰”,比如再亲的亲戚、叔叔也不能随便掀他的衣服,再比如,在外遭遇了自己觉得不合适的事情,一定要跟家长说。


社会的黑暗面,不管你提与不提谈与不谈,它实实在在就是在那里,犹如地雷般存在着。


对于性教育,回避和漠视不是最好的选择,一时的逃避或许有可能带给孩子无法挽回的后果,别用成年人的思维去思考孩子的世界。
原创文章, 作者:琦琦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还不够?如果您关注教育行业产业链上下游动态发展,善于发现业内具备创新与机遇的公司和产品,亦或是能对行业政策及市场变化进行深入解读,那就快给我们投稿吧,投稿邮箱是:,您的来稿或许就会影响教育未来!”
决胜网2019年度5G教育大会,中国联通、中国移动、华为共探5G教育!
2 收藏
分享

扫码分享本文章

北京决胜网教育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京ICP备13009167号-1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京ICP证130407号

Copyright © 2017 决胜网 jues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092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