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业内专家:如何规范早教市场

法治日报2018-07-30 20:281699

早教市场热度居高不下,褒贬不一,如今的早教遍地开花,是不是都合格?是不是都具有办学资质?是否应当设立准入标准?行业乱象如何监管?谁来监管?


对话人: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 储朝晖

             中国人民大学教授 程方平

             南京师范大学社会学教授 程平源


记者:我们在采访中了解到很多看似“高大上”的早教机构,均是以教育咨询公司注册的,并没有在教育部门备案,不能组织教学,但仍在北京有多个校区开设早教培训,价格在每节课300元以上。现在的问题是,如此大张旗鼓的办学似乎无人来管。


储朝晖:目前早教机构没有哪家是在教育部门办过手续的,没有规定要去哪里注册。现在没有明确早教培训到底由哪个部门来负责管理。


程方平:现在没有这方面的管理,甚至没有这方面的自律组织。我们不能一味地责怪这些民办机构,要注意到相关部门管理不力、没有明确标准、该由相关部门监管却视而不见的问题。现在相关政策出台了,但是跟一纸空文一样,落实不到位。没有人到现场评价,对错就没有办法厘清。


记者:此前,有媒体对2000人进行了一项调查显示,37.4%的受访者认为有必要送孩子上早教班。79.5%的受访者认为自己所在地区早教班多。受访者认为早教班存在的最普遍两个问题是缺乏教育标准(68.3%)和价格虚高(67.3%)。75.9%的受访者期待早教行业规范化。



储朝晖:实际上,并不是所有的机构都要有一个部门对应进行管理。早教机构是在工商部门注册了一个公司,那么从社会管理的角度看,就算是有一个部门对其进行管理,因为这些早教机构已经在工商登记注册了。


那么,另外一个方面就是,早教机构缺的是行业内的治理,但现实情况是注册相应行业协会的门槛比较高。长期以来形成了这些机构应该由相关部门管理的错误观念,正是因为这种观念,造成早教机构很混乱,专业和非专业分不清楚,也导致一些机构过度商业化但专业水平很低。


程平源:现在很多问题就是把教育资源向市场开放造成的后果,这个时候再来管理,就不知道由谁来管理谁了,这是一个死胡同。现在处理的手段就是市场手段和行政手段相结合。家长的需求也是被制造出来的,是一种教育资源紧张导致的虚假需求,他们不是为了教育,而是为了寻找教育资源。一个孩子不需要早教机构来训练,而是要满足他在一个符合幼儿心理、符合幼儿年龄阶段的需要,这些问题需要家长知道,而不是一味地将孩子送去上早教班。


记者:对于早教机构的资质,目前各地是否没有统一规定?


程方平:据我目前的了解,没有统一规定。现在唯一能帮助这些家长的机构就是消费者协会,他们有时候会做一些维权的工作,但是问题太多了,很多人甚至受骗了都还被蒙在鼓里。笼统的规定有,但是在执行过程中很多事情是很具体的,这些规定就没有办法管了。因此,要出台细则,并且必须要监督。


记者:针对早教市场方兴未艾、早教机构良莠不齐的现状,如何从严格市场准入、建立监管体系的角度,全面规范早教行业发展?



储朝晖:从长久看,要建立一个法治的市场,让用户自己作出选择。让用户选择的一个比较好的方法和解决问题的路径就是建立相应的行业组织,通过专业的行业组织利用其资质对早教机构进行认证、进行第三方评价和评估,早教机构通过上述资质认证和评价获得社会信任,作为其走向市场的一个信誉担保。


程方平:第一,按照现状出台早教机构标准,通过学前教育立法将民办教育的责权利规定清楚,民办教育机构有其存在的合理性。

第二,要有专门的行业协会,这个行业协会不仅是为这个行业争取利益,还需要自律。

第三,要有质量监督和相关保障,有专门的渠道和专业人士评价是非,有对应的条款进行奖惩。这样才能慢慢地让这个市场合理合法合情。


记者:但是,目前社会第三方评价发展相对滞后,早教机构积累了很多问题,这是一个短期内很难解决的问题。甚至社会上有了这样的负面评价——“有钱,找个地方,办个营业执照,买些课程,聘俩女孩,就可以开办早教机构”。


储朝晖:我认为,这就需要有更多的人和机构参与,在相互比较之下,用户自然就能对其是否合格、是否专业、是否具有欺骗性作出判断。有了第三方的评价和评估,早教机构也可以向用户证明自己的专业程度。对于没有经过评估的早教机构,用户自然就不会选择,这些机构慢慢就会失去市场无法生存。



最近一段时间,中央多次提到要发展第三方评价,因为很多事情无法由相关部门做判断,就比如早教机构,相关部门没有办法判断它是否合格。


记者:是否应从国家层面研究制订早教行业准入标准?


程方平:太应该了,而且是必须的。因为市场有这个需要,早教的价钱也被抬高,很多人认为这个钱很好挣,再加上管理不当就产生了诸多问题。国家、行业、专家学者、家长和各界人士都要共同来推动准入标准的制订。


程平源:家长首先要明白什么是教育并了解孩子,而不是把孩子推给早教机构和学校。


从制度层面来讲,制度本身要检讨,国家出钱办学并且加大投入,把教育权收回来,这样才能抑制这些早教机构出现。要让教育家办学,而不是让官员来主导教育。现在要纠正一种思路,就是以为行政权力是无所不包的,出问题就去想要怎么加强监管。很多时候不是要加强监管力度,而是要让行政权力退出,形成行业自己的规范,最后由法治来规定权责。

来源:法治日报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还不够?如果您关注教育行业产业链上下游动态发展,善于发现业内具备创新与机遇的公司和产品,亦或是能对行业政策及市场变化进行深入解读,那就快给我们投稿吧,投稿邮箱是:,您的来稿或许就会影响教育未来!”
0 收藏
分享

扫码分享本文章

北京决胜网教育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京ICP备13009167号-1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京ICP证130407号

Copyright © 2017 决胜网 jues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092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