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孩子,我辞去工作办起了幼儿园,只是无证

芥末堆2018-03-16 13:351681

新学期伊始,在北京市海淀区某小区一个四室一厅的房子里,20多名3~5岁大的孩子席地而坐,一名身穿蓝色衬衣的男孩轻声诵读着葡萄牙诗人费尔南多·佩索阿的《你不快乐的每一天都不是你的》。


在北京的很多小区里都生存着类似的家庭幼儿园,没有证件,规模较小,多则20多个孩子,少则三五人。


“看了几十家幼儿园后,我决定自己办一家”


顾潇涵曾经是一名幼师学校老师,也做过产科医生。有着一头清爽利落的短发,眼神明亮,笑容很温和。


2013年,儿子两岁时,她开始了长达半年的“幼儿园考察之旅”。“我找幼儿园的标准其实不高,孩子吃好睡好,有老师温和有耐心,有小朋友一起玩就够了。”


一开始,顾潇涵被眼前的“静谧和谐”打动了。但是,当她把儿子带过去后,原本活泼外向、吵着要去幼儿园交朋友的儿子却仓皇逃窜,甚至变得胆小敏感、夜夜哭闹,“我才意识到好像有哪里不对,儿子好像被关起来了。”


一名实习幼师告诉顾潇涵,自己所在班级的主班老师常把一名发育迟缓的孩子关在睡眠室,心情不佳时还会揪他的头发,她曾多次向园长反映,孩子的处境也没有丝毫改善。“这可是一所报名门槛高、名额需要抢的幼儿园,都尚且如此。”顾潇涵心有余悸地说。


之后,她开始把考察目标放在私立幼儿园上,但又对它们层出不穷、新奇怪异的理念心存怀疑。


“万物皆有时,我个人并不赞成提前教育。一些学校只注重儿童知识的发展,把孩子的大脑当成电脑硬盘,大量输入,孩子才四五岁就会上千个汉字,懂100以内的加减法。”


就这样,陆续考察了几十家幼儿园后,顾潇涵决定放弃寻找,自己开一家。


“既能解决孩子上学问题,又能陪着孩子”


大学毕业后,老家外地的许静选择留在北京,结婚生子。在这个节奏快、压力大的城市,很多妈妈产假刚结束,就上班去了,“我身边的全职妈妈屈指可数”。孩子无人照顾,幼儿园只收三周岁的孩子,无奈之下,她将父母从老家叫来,跟着自己“北漂”。


“但这并非长久之计。”许静说,父母在北京人生地不熟,没人说话,也很少下楼,只能靠看电视打发时间,看上去很孤单,况且家里还有老人需要照顾。“我当时就想,等熬到孩子上幼儿园,问题就解决了,却没想到报幼儿园才是问题的开始。


“公办幼儿园报名人数是招生人数的很多倍,就算北京户口也不好进,私立幼儿园不是太贵,就是条件太差。”考察了几个月,范围逐渐从小区周边扩大到全区,许静还是一无所获。


“国际幼儿园倒是软硬件都好,老师讲话也温温柔柔的,孩子一去就喜欢上了。我朋友的孩子在一所国际幼儿园读书,四岁不到,就能读全英绘本,说一口流利的英语,就是收费太贵。


有一天,许静在楼下意外发现了一家家庭幼儿园,她就趴在窗户边向里看,孩子们亲亲热热地围坐一团,吃饭、学习,天气好时还外出活动,“我看孩子都挺开心的,确实有家的氛围。”


相比公办园更加自由,让孩子放飞天性回归自然


幼儿园


顾潇涵开办的幼儿园名叫童语自然,位于一片居民区的角落,附近有个公园,空气通透、噪音也少,闹市区在几公里外。


园里有5名老师,25个小朋友,还有一名照顾师生生活的阿姨。孩子们有的在角落搭积木,有的拖着小车跑来跑去,还有的觉得教室太吵,躲进安静的图书室看书。“参差多态才是幸福本源嘛,我们不会要求他们非常整齐划一的,甚至统一喝水、统一上厕所,他们知道自己想要什么。”


顾潇涵说,天气好时,老师会带着水果和绘本,孩子们背上五颜六色的小水壶、拿着放大镜,一起到公园散步、爬树、晒太阳,还会聚在树下的草地上读书。下雨时,孩子们则穿上雨衣雨靴,结伴去院子里玩水。


比起把孩子关在室内,顾潇涵更希望让孩子回归自然、回归日常生活。因此,每逢节假日,都会带着小朋友外出看世界。她们曾带孩子们到过西双版纳、兰卡威,今年暑假计划去非洲。


在童语自然,教育理念、教研主要出自园长顾潇涵。她说,自己虽然反对孩子过早陷入作业、考试和竞争,但也并非什么知识都不教,把孩子带成野蛮人


童语自然的教育理念侧重培养孩子的“基础能力”,例如听的能力,每天30分钟到1小时的国内外名著的听读练习;写的能力,通过写毛笔字学习掌握中国汉字的结构和书写,再过渡到精细动作——硬笔的书写。此外还有表达能力、创造力等。


自然


除了爱孩子,顾潇涵对幼师的专业背景有很高的要求。她说,自己在幼师学校当老师时发现,一些幼儿园选老师的标准只是能歌善舞、长相甜美,对专业知识的掌握并不看重,儿童心理学、儿童卫生学这类课程也因此被学校忽视,排课很少。


无证、招生、贴钱都是摆在面前的难题


首先是身份问题。顾潇涵的家庭园没有办园资质,只能以教育文化公司的方式注册,在工商登记、归街道管辖,是名副其实的“黑幼儿园”。因此,他们不得不潜藏在居民区,等待突如其来的文件和检查。


此外,和很多居民楼里的幼儿园一样,搬家是他们最常也最怕遇到的麻烦。顾潇涵回忆,一开始,他们租了一个五室一厅的房子,然后投入大量心血装修布置,装修费就花了50多万。“最后幼儿园做出来真的非常漂亮,就是我梦想中完美幼儿园的样子。”


但很快,危机来了。邻居老人喜欢安静,觉得幼儿园噪音太大,因为没法调和,她们不得不搬了出去,从零开始。“那种沮丧的感觉真的很难形容,要不是正办到兴头上,我肯定放弃了。”


baogao图为“592职业圈”发布的幼教招聘分析报告


招生的难点主要是“建立信任”,许静将公私立园比作旗舰店,家庭园比作代购,“毕竟无证无照,质量参差不齐,家长会有天然地不信任感”。为了打消家长们的顾虑,幼儿园通过张贴宣传画、发传单、举办活动等方式吸引家长实地参观,并在日后的相处中保持开放和透明。


“我们允许家长陪孩子上课,平时家长有什么需要,比如‘想看看孩子,能不能发个视频?’我们也会马上满足,让他们实时获取孩子的动态。”许静也坦言,透明依靠的是巨大的时间成本和人力成本,老师和学生的配比要很高,不然没有这样做的心力。


其次是幼师难招,许静说,自己对学前教育并不是很懂,因此更希望招到有幼师资格证、学历素养高的老师。但好老师不仅非常稀缺、高价,流动性也很大,有时花了半年时间,好不容易找到一位满意的,没待多久又走了,“最短的待了两天就走了”,这让她非常心痛。


此外,巨大的经济压力也让许静苦不堪言,为了和有证幼儿园竞争,他们往往要为幼师开出更高的薪酬,“不然人家为什么不去正规幼儿园呢?”加上不断增长的房租和各项支出,营收很难维持平衡。“不用说盈利了,一直在倒贴钱。


“等孩子上了小学,我就不会办下去了”


有园长提到,去年大排查、幼儿园被大批关停的时候,街道并未多加刁难,反而把区里的家庭幼儿园园长聚在一起开会,给他们讲解相关政策法律,希望他们顺利通过检查。


“海淀区大概有20多家家庭幼儿园。”顾潇涵说,“我注意到,即使是关停潮的时候,海淀区也没有关太多,因为海淀孩子太多了,关了以后他们要去哪里?”


许静也觉得,虽然政策并不认可家庭幼儿园,但每个社区基本都能找到以这种形式存在的、大小不一的幼儿园。“街道办开会时也会鼓励我们,说咱们区公立园比较少,希望我们好好做。”


虽然“身负重望”,但谈及未来,许静却很坚决地说:“坚持到现在,纯粹是为了家里孩子有学上,办园的收入比之前少了很多,精力投入却是之前的好几倍,等孩子上了小学,我肯定不会继续办下去了。


来源:芥末堆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还不够?如果您关注教育行业产业链上下游动态发展,善于发现业内具备创新与机遇的公司和产品,亦或是能对行业政策及市场变化进行深入解读,那就快给我们投稿吧,投稿邮箱是:,您的来稿或许就会影响教育未来!”
0 收藏
分享

扫码分享本文章

北京决胜网教育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京ICP备13009167号-1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京ICP证130407号

Copyright © 2017 决胜网 jues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0921号